文不能测字,武不能防身
 
 
 

忍不住为两年熟点首歌

全文链接
 

至于对你的爱意,我总是在犹豫发声口。
终究沉默,
偶或侥幸奢望你恨我,
亲爱的,你望向我的每一眼都是对我罪行的凌迟。

全文链接
 

【盖桥】梦是现实的折射

周延是被一种很温软的声音吵起来的。

他在梦的边缘浮沉,将醒未醒的戾气在胸口积蓄却又被思绪的白噪音抚平熨帖。他在床上换了好几个姿势,直到梦境余韵真的被消磨殆尽,才晃悠悠的睁眼。

他莽撞地踏进了现实,青色的天花板笼罩一片玫红,一片雨云在不久之后将踏着这边瑰丽重回泥土,孕育。

他慢悠悠的吐出一口浊气。眼睛酸涩的眯起,梦境的后遗症让他四肢虚浮,意识是浑浊的液体将软如烂泥的身体拼凑成型,再被一阵风烘干。他把自己从满是汗渍的床上撕下来,重庆夏季的湿热柔软的搭覆在他身上,他想去洗澡,才想起这月的水费还没交。

厨房漏水的管道终于偃旗息鼓,沉默太过庞大的躯体挤了进来,将这方空间映衬的越发逼仄。而他...

全文链接
 
 
 

画面。

猩红的背景。

流淌下白色的血液。

黑色的师哥与师弟的剪影。

师弟坐在椅子上。

师兄捂着师弟的眼睛让他的头颅向后仰起。

白色的布条虚搭在师弟的嘴上,末端是猩红一片。

师兄在笑,眼里却淌下白色的泪。

痼疾—依赖症。

全文链接
 
 
 

画面。

纯冷金属色调的浴室。
师弟倚靠在墙上。
花洒浇下来的水把他浑身淋得湿透,白色的工字背心贴在身上。他虚掩着嘴,红色的杜鹃花从他嘴里指间不断涌出来。
那花的汁液把他的指尖染红了,汁液向下流浓稠的暗红像血迹。
地板是不反光无限延伸的黑。
他的影子被吃了。

痼疾—花吐症。

全文链接
 
 
 

【陆丁】

————你暗恋过吗?在什么时候?

--有过,但此间年月太久,记不得了。

--一直啊。

————TA是个怎么样的人?

--温柔坚韧,是世间最好的女子。

--他是我师哥,是乱世赤子,匡扶正道的英雄。

————TA那一个瞬间最让你心动?

--她第一次斩我赤絮,扭头却让我带她去山下逛花街的时候。

--他望向我的时候.......可是后来他很少这么做了。

————你为TA做过最傻的事?

--我为她做的很少,她为我做了太多.......

--我不觉得那些事是傻的,他有自己的道理。

————因为喜欢TA,你发生了什么变化吗?

--有那么一时三刻觉得此间事了,便能与她浪迹江湖

--白缨能断天下兵刃,却断不了一心乱麻

————表白过吗?

--魏阉不除,如何能儿女情长!

--.....不能说。

————你现在最想对他说什么?

--愿你来世平安喜乐,切莫再遇见师哥了,师哥不值得。

--真想再偎在你身边,喝着你泡的姜茶,一时半刻也好啊。

————我喜欢过你,你知道吗?

--我喜欢你,你还是不知道的好。

--我喜欢你,你不知道吗?

 

【修川】

 

————你暗恋过吗?在什么时候?

--这累人的事儿,我哪儿记得住啊~

--我五岁的时候。

————TA是个怎么样的人?

--半条命的肺痨鬼,想往亮处爬的耗子,也不怕被天光啄了眼。

--不想我活的人。

————TA那一个瞬间最让你心动?

--你这话问反了,你该问肺痨鬼哪个不让我心动。

--杀人的时候。

————你为TA做过最傻的事?

--喜欢他就是最傻的事儿,他得多倒霉才能被我喜欢呐

--他不想我活,我却救了他。

————因为喜欢TA,你发生了什么变化吗?

--日子变得难熬了,他要偎着我才好

--不能跟他待在一起,否则两个人都没活路,我要过好日子

————表白过吗?

--有过啊,但他没信。

--不能让他知道。

————你现在最想对他说什么?

--师哥疼你,下辈子别再见了。

--下辈子别再见了。

————我喜欢过你,你知道吗?

--你还喜欢我,你当我看不出来吗?

--我喜欢过你,你就当不知道吧。

全文链接
 

【修川】我叫你,你敢答应吗?(写这个真的很减压)

10.

丁修在肉铺里发梦。

梦见自己还没弯成蚊香的时候。

他蹲坐在白树下有些紧张的用后爪挠了挠耳朵,又用指甲捋了捋胡须。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趴在白树上假寐的丁显,背后有一整个满月给他做背景。

真好看~

丁修甜蜜又心酸的想着,切黑又温柔反差萌神马的最讨厌了。

丁修舔了舔鼻子。轻巧的跳上白树枝头,小心地坐在丁显旁边。

树枝岌岌可危的颤抖着……

师兄~

丁显温温柔地叫他

丁修吸了吸鼻子,有些犯愁的看着丁显。

声音里有点委屈地软糯。

师弟,你不要跑,你很难追诶,你造不造啦?

丁显冲他抖了抖耳朵。

喵~

丁修用肉垫按了按小心脏,这种程度在喵界都犯规啦你知不知道!

喵~

11...

全文链接
 

【修川】我叫你,你敢答应吗?(竟然能有2)

4.

你他喵的觉得萌我就会救你吗?

你造我雷霆一爪能抵多少小鱼干吗?

哼~天真。

5.

“帅不帅?”

白猫舔舔前爪上的毛,眨眨眼。

“我问你,我从上面掉下来那几招帅不帅?”

丁修蹲的更版正了。胸口落灰的橘毛竟然有几分狮鬃风采。

小白猫看看他,竟然趴下身子,细细软软地冲他

喵~

一阵机灵瞬间从丁修心尖抖到尾巴尖。

丁修掐爪一算,感觉要弯。

5.

但是白树上不能再多一只怀春猫了。

丁修皱皱眉,看看小白猫。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直的”

丁修哼了一声,扭着屁股走了。

6.

靳一川真的是直的。

他只是觉得每天蹭白树的那只橘猫有点有趣而已。他的鼻子顶在窗户上看着那只猫...

全文链接
© 夜想师|Powered by LOFTER